我的第一個創業現在進行式 03 - 正要起飛

經歷過那次挫折的我們並沒有就此一蹶不振,反倒是穩穩的檢討問題並著手進行下一步的計畫。當時的我雖然對我們的項目很有信心,但從不覺得這會是一個類似於創業的事情,只是不停的埋頭苦幹。我常常在網路上看到一些成功人,他們也不曾想過自己會變得有名氣,只是一心意的熱衷於自己的工作或興趣。回頭看看,當時的我們也許就是這樣吧!

我的第一個創業現在進行式 03 - 正要起飛

經歷過那次挫折的我們並沒有就此一蹶不振,反倒是穩穩的檢討問題並著手進行下一步的計畫。當時的我雖然對我們的項目很有信心,但從不覺得這會是一個類似於創業的事情,只是不停的埋頭苦幹。我常常在網路上看到一些成功人,他們也不曾想過自己會變得有名氣,只是一心意的熱衷於自己的工作或興趣。回頭看看,當時的我們也許就是這樣吧!

重整步伐

光頭設計後我重新製作的網頁App概覽頁面
[1] Spring Quarter春季,大約在3月到6月的期間,是一學年的最後一學期。
[2] Hackathon駭客松,上一段故事中我們落選的競賽。
[3] SlugSense,駭客松時所取的團隊的名稱。

時間來到了2017年的 Spring Quarter[1] 。自從駭客松[2]的事情到現在已經過了2個月,雖然很可惜有兩人在比賽結束後便沒有了繼續下去的打算,但這段期間我、老哥、與巴布並沒有就此懈怠。在上課之餘幫SlugSense[3]完善了許多的東西。我們慢慢完成了在比賽時沒有做好的功能、從新設計的網頁和機器原型、連目標與理念的重新構思都有了極大的進步。

忙碌的行程表

實習時單程的交通,塞車時大約要兩個半小時
[4] SEADS,學年初參與的博士後項目。
[5] Work Study,類似於半工半讀的職位。
[6] 我們學校是以學期計費的,所以我認為有時間的話就多學一些。
[7] 臼井儀人,蠟筆小新的作者。

這段期間我在矽谷區域申請了許多間公司的實習,其中從暑期實習到Work Study[5] 都有,並且靠著SEADS[4] 與駭客松的成果在我的首選公司找到了傳說中的第一份矽谷實習。這是一份Work Study的實習,我為了能夠提早畢業已經超修了許多資工課程,而且經過了半年的努力,終於通過了基礎樂理考試並獲得了副修音樂的資格,開始我長久以來追尋音樂的夢。
一個正常的學生一學期的學分數是15學分,若是超過20學分則需要向學院的諮詢師申請。而我每學期的學分數都保持在25至30學分[6]。簡而言之就是已經非常的忙了,現在又多了一份實習的工作。
當時每天的作息大概是早上八點搭公車去學校上音樂課,中午回家睡半小時的午覺,兩點出發去實習到晚上7至8點下班回家。晚飯後自學因為實習而翹掉的電腦課,12點洗完澡開始複習今天的音樂課所學,約1點開始寫音樂作業或是練琴,到3點左右才會睡覺。而週末就是補眠與寫完所有的電腦作業、學習實習時會用到的新技術、以及完善SlugSense的新功能,久久也會與朋友出門去玩一下。可能有些人不覺得這樣的行程是辛苦的,我自己誠實的覺得這樣的日常對我來說是非常緊湊且忙碌的。
也就是在那時我迷上了一邊做事一邊看蠟筆小新的,因為他既能讓我放鬆一整天的忙碌,也不會因為錯過任何一段劇情而懊惱。謝謝你,臼井儀人[7]

芭比的加入

後來的官方網站上的介紹頁面
[8] Agile敏捷式開發,原則上敏捷式開發主要的精神在於較短的開發循環(建立在反覆式開發方式上)以及漸進式開發與交付。這是一門廣大的學問有興趣可以在網路上查詢。
[9] Quarter System將一學年分為春夏秋冬,Spring、Summer、Fall、Winter。由Fall秋季開始到Spring春季為正常學年,而Summer暑期則是自選的。
[10] 前端Frontend ,後端Backend。前端主要是開發用戶介面相關的工作,而後端則是開發資料庫與伺服器的工作。

學校裡有專門給產學合作、大型專案製作、和學習Agile[8] 相關內容的一門系列課程。在Quarter System[9]的一學年中學生分別在秋、冬、春季,上CS115、CS116、CS117。其中CS115是一門必修課課程,其餘兩門則是根據學生的意願來決定。
那時巴布因為大我一屆,先行在春季修了額外增設的CS115。並且將SlugSense作為課程的專案招到了一群新的組員。於是我們作為元老級人物開始了第一次的分工。雖然我並不是CS115的成員,但我課餘依然會花許多時間參與SlugSense的相關事項。所以我得到了兩位成員協助我在網頁上的工作,其餘有兩人和巴布一起做事,而另外還有一人在所有組員中非常的突出,他叫做Bobby芭比(本名Robert)。
芭比和其他人不同,不需要我和巴布花時間訓練,也有著獨立完成工作的強大能力。當初最開始是由我一人負責SlugSense的前後端[10]所有事項,而在芭比的加入後,所有的後端工作都轉由他一人包攬。這不僅是減輕了我許多負擔,更是讓團隊的整體實力大大昇華。而在2017年CS115結束之後,芭比也成為了我們的第四位主要成員。

專屬工作室

我們隔壁工作室的項目真的很酷

[11] S-Lab, Sustainability Lab. 永續性發展工作室,一個專門給校內項目提供協助的協會。
[12] Mission Street,Santa Cruz 是美國一號高速公路上會經過的城鎮,其中Mission Street 就是一號高速公路在經過Santa Cruz時地圖上顯示的名字。
[13] Taqueria Vallarta,Taqueria 指的是專賣墨西哥捲餅的快餐店,Vallarta大概是店名的一部分。

在那段期間巴布幫我們從S-Lab[11]那得到了一個專屬於自己的校內工作室,裡面雖然設備不多但也足夠提升巴布在機器上開發的效率了。自從有了工作室之後,我的行程改為實習結束後,買個晚飯帶著去工作室吃。那時的首要目標是機器與網頁App的協同,類似於買了一顆智能燈泡後如何用手機App來操縱電燈的開關與顏色等功能。我和巴布時常工作到午夜前快速下山去Mission Street[12]上的Taqueria Vallarta[13] 買點墨西哥捲餅,再回工作室繼續埋頭到三點才回家。專注於目標的我們在那時從不覺得累,還常常在凌晨完成功能時在S-Lab工作室裡大聲歡呼。

我們是在溫室裡成長的工程師

在溫室裡更換新機器的巴布與CS115學生們

巴布在上CS115的這段期間以他高超的交際手腕,為團隊挖掘了許多嘗試的機會。其中我印象較為深刻的是在學校某棟教學大樓樓頂的一間溫室,那是為了給植物與生物學院種植特殊植物所建立的。我們將熬夜製作的機器放在那裡收集環境資料,然後每天晚上在工作室除錯各種平日收集資料時遇到的問題。製作好新的版本後,每隔幾日再帶過去樓頂更換。我們就這樣日復一日的測試,一直到沒有大問題為止。當時我天天都在裝傻的告訴巴布,要是哪天機器出問題燒了起來,那我們就變成校內名人了!

結語

我一直認為自己需要多方為的發展,從學習、嘗試、工作、到興趣,這些都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我時常會害怕在出了社會後的某天,會變成生命中只剩下工作的那種人。也確實在開始正式工作後有過那麼一段時間,覺得的活著的目的只剩下生活與工作。幸運的我常會在一段時間後發現這樣問題並嘗試改變,就如同現在的我在寫這篇文章一樣。工作是我的長處,也會是我最好開拓新世界的方法。從與工作相關的事情著手,也許起初的改便會顯得非常苦澀,但長久以後他會是你生命中的一道新顏色。
每件事情都會有不順的時候,也許當下會讓人感到無比挫折,但我認為大多數候這不能是影響生命中其他目標的原因。我不也在常在因為一些事情感到失敗與痛苦時影響到我生命中其他的計畫,而每次舒緩後都會懊惱自己居然為了這些現在已經無關痛癢的事情錯失了許多機會。回頭看看,那時的我們在心理上所做的調適要比現在的自己好多了。
經過了一次的挫敗後我們反覆的思考與努力。現在的我們正要起飛,聽到這裡的你繫好安全帶準備一同上升了嗎?

我是小貓貓工程師,
期待下次繼續與你分享,
我的第一個創業現在進行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