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個創業現在進行式 05 - 第一份甜頭

看過特斯拉汽車在幾個月內快速成長嗎?經過了16年的努力後,這間公司才首次品嘗到些許的甜頭。在投資者的眼中這也許僅是從虧損變成有了些許盈利,但我一直覺得那種滋味不是任何人都能理解的,因為我也曾嘗過一小段那樣的味道。持續努力後的第一份甜頭總是令人難以忘懷。故事發展到現在也經過了許多努力,是時候說說我們的第一個甜頭了。

我的第一個創業現在進行式 05 - 第一份甜頭

看過特斯拉汽車在幾個月內快速成長嗎?經過了16年的努力後,這間公司才首次品嘗到些許的甜頭。在投資者的眼中這也許僅是從虧損變成有了些許盈利,但我一直覺得那種滋味不是任何人都能理解的,因為我也曾嘗過一小段那樣的味道。持續努力後的第一份甜頭總是令人難以忘懷。故事到現在也經過了許多努力,是時候來說說我們的第一個甜頭了。

都是自己人

巴布準備來給學生開發用的
[1] CS115,學校裡的必修課,主要與產學合作與專案製作有關。以前我都有參與,但這次是我第一次以學生身份參與的。
[2] Alexa,亞馬遜公司的智能居家產品。
[3] 教授請我們的原因:參與公司項目的人越多教授就越開心。因為一間公司願意出人、出力、出想法幫忙管理學生,這對教授來說能夠減輕許多的壓力。

暑期過後迎來了我大四的那一年,終於輪到我作為一個學生去上CS115[1]了。那時SproutLabs與以往當作課堂專案不同,已經作為一間公司在這堂產學合作的課裡面成為了熱門項目。開學期間我和巴布要和Google和Amazon那些大公司的代表一樣,上台介紹我們的公司和為學生準備的產學合作項目。這一個學期我們意外地成為了最熱門的公司,總共180人左右的課中有非常多人想要參與我們的項目。最後我和巴布還必須請每一位學生都寄一份簡歷,然後慢慢節選才留下的包括我在內的總共20名學生。這20人被分成了4個組別分別是,由我在內的手機組和我管理的網頁測試組以及巴布管理的機器組Alexa[2]
至於為什麼說都是自己人呢?從我的角度來看,首先是教授早就認識我了,畢竟他已經請我們作為項目在課上招人兩次了[3]。其次是項目是我自己的,所以學生的一切幾乎都是由我作主。最後是這堂課的助教,是畢業後繼續當研究生的老哥。所以我在這一堂課裡面,幾乎說是佔盡了一切便宜。因為從上到下都是我的人,而且主要的內容也是由我來決定。簡而言之,這堂課無論如何我都會是以高分收場。

當年的手下敗將

右邊那盆我和巴布取名為Steve,左邊的好像是Wilson...嗎?
[4] 駭客松,我們上個學年在項目最開始時參加的比賽。
[5] 當年的手下敗將,那一次的駭客松我們以落榜收場,而他們則是第一名,所以這裡把我們稱做他們當年的手下敗將。

記得那駭客松[4]那時由Google帶領的第一名團隊嗎?這學期的他們有幾個落在了他們當年的手下敗將[5]手下辦事。雖然不是什麼太值得一提的事情,但在發現組裡有許多駭客松時有得名的學生之後,那時我心中其實有的是許多的慶幸與感嘅。慶幸我們沒有因為一場落敗而放棄,感慨那些勝過了我們的項目沒有好好繼續經營下去。

比想像困難

用React Native最後做出來有點尷尬的手機版
[6] Code Style程式碼風格,這是一個對團隊來說非常重要的元素,因為若是能有一致的風格,在開發時閱讀其他人的程式碼就會非常輕鬆。
[7] Code Review程式碼審查,一般來說每一段程式碼在正式被使用之前都需要經過多個組員的審查,但這在學生時期是幾乎不會被要求的事情。

這是我第一次要管理一個10人的小組,在技術上來說可能比其他學生相比要高出一些,畢竟從大學開始到現在我所接觸到的東西比普通學生要多上許多。但是說到管理,我除了前兩個學期因為SproutLabs而接觸到的小組管理以外,基本上根本就是零基礎。開始後的一個星期我才發現管理是一件多麽困難的事情,首先要摸清每個學生的能力在哪,再來要根據對團隊的總體實力來決定投入多少時間培訓。其次還要考慮到每個人的課程時間,每週的還要依據進度報告來從新評估每件事項的完成時間。但最困難的都不是那些,而是要兼顧每一個組員的心情。有的些組員會因為程度跟不上其他人而感到沮喪或困擾,有些則是因為課堂外的事情導致行程與其他人不同所以對項目沒有向心力。還有許多諸如此類的事情,這些都會影響到整個團隊的預定目標。而且我又是個對Code Style[6] 吹毛求疵的人,所以時常要求每一段代碼都要經過一定的Code Review[7]。即便多數組員都認為這是在學習,但也有少數人覺得稍微麻煩。我大概能理解他們的心情,畢竟這對他們來說只是一堂課,但對我來說卻是一個確確實實需要保持品質的產品。雖然說這對我們來說是免費的勞工,但管理起來卻是要比想像中困難許多。

贊助

有錢了就可以多買多做,而且後來我們買了3D印表機了
[8] 週六是我們主要團隊的開會日。

巴布在我認真工作時還幫我們找到了許多獲取資金的管道,從參與相關活動或展覽、或是天使投資人願意和我們細談之類的。我們在某個週六[8]的討論時決定不接受任何天使投資人的贊助,其中有幾個重要的原因。一是大家各自有工作,沒有辦法說辭職就辭職。再來是那些願意給我們百萬美金的天使投資人,大多都會要求公司早期分出相當大量的股份來換取投資。最後是我們有Kevin Bell凱文!凱文是個學校的兼職教授,他主要的研究都是與環境社會科學有關的。經過巴布的努力,我們很幸運的得到了凱文的賞識,並且只要能在我們的產品上有一定的成果,就能不斷的從他那裡拿到研究用資金。這些資金雖然不是很大量,但是每半年能有個兩三千塊美金對當時的我們來說已經非常足夠了。

LifeLab

LifeLab裡的某個小植物床
[9] LifeLab,一個由我們大學UCSC創辦的非營利國際性農業教育組織,據我所知這個團體的相關農場遍佈美國許多小學。
[10] SproutLabs,我們公司的正式名稱。

自從認識Kevin Bell之後我們從他那利得到了更多的機會。在最開始時,我們得到與學校農業教育組織LifeLab合作的機會。當時我們在LifeLab位於學校內的小植物園裡裝了許多台SproutLabs的機器,並且那裡的職員與學生也非常配合我們並給我們提供建議。這種機會對我們來說是非常難得的,畢竟不是哪裡都能找到願意配合的農場的。在真的將SproutLabs產品放在外頭風吹日曬後,我們也對產品從外觀到設計做許多重大的改變。

結語

如果是從這篇文章開始看起的話,或許看起來會像是一篇敘事的文章。而這一篇也確實是敘述著SproutLabs的甜頭,但若是從我們的起初看起,其實走到2017年末的這一步時我們付出許多努力也經歷了不少的趣事。這段期間是我們的巔峰期,有了大的團隊、更多的合作機會、以及優質的贊助,項目發展的速度變得非常的快。

品嚐努力後的果實,總是格外的甜美。

你也曾看過那些成功的例子嗎?好好的嘗試努力一番,在品嚐一次努力的果實成熟後的滋味後,也許你也會和現在的我一樣對其回味無窮。

我是小貓貓工程師,
期待下次繼續與你分享,
我的第一個創業現在進行式。